三年前,即2018年国庆后已经下跌许久的股市继续暴跌,笔者陷入长考,即底部是否来临?按理在下跌三年四个月有余,且一半股票下跌接近70%的情况下,很大的可能会走出牛市,但我总感觉差一口气,似乎再调整一个波段也行就成功,但我也意识到反弹谁时发生,果然股市企稳,第二年春节初露峥嵘,我采取少量建仓的策略,2019年4月初波段见顶后于5月出现了暴跌,我认为有可能大盘会延续下跌波段。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大盘随后走的如此诡异的行情,在8月初企稳后,震荡到年底发力,2020年元月走的不错,但疫情爆发,虽然春节后先从跌停到快速攀升,不久大盘在美国股市暴跌后也下跌,因为美国股市企稳,A股也在2020年5月下旬启动,历经7、8月份的喧嚣,9月初又开始了下跌,并且5个月时间中位个股跌幅达到22%,在2021年2月5日,45%的股票创了2440点以来的新低,但因为以贵州茅台亿纬锂能宁德时代长城汽车为代表的抱团股走势强劲,所以指数走得相当不错。


随即大盘从那时起走出来抱团股下跌而大部分股票大涨的行情,这波行情牛股很多,如联创股份湖北宜化西藏矿业永太科技江特电机石大胜华等七个月涨幅400%以上,令人咂舌,当然顾家家居、万科A、凯乐科技、中潜股份华夏幸福今世缘爱尔眼科万达电影中公教育等以为业绩、题材等各种原因也是跌幅不小,但不可否认,2月初的这波行情给大家带来了福音,尤其是七月以后,成交量陡增,仅有几天,其余均在万亿,三季度两市成交超过82万亿,在有涨停板和T+1的中国股市,的确令人吃惊、令人咂舌。


说实话我从未想到这轮震荡行情居然能够延续接近三年,到了下个月中旬就是三周年,对于这轮行情的定性,虽然出现了不少十倍以上牛股,如山西汾酒亿纬锂能石大胜华天华超净阳光电源圣邦股份等,但我始终定位于反弹,理由如次:


第一、以2018年10月中旬作为基准点,每次在中位个股涨幅突破40%以上,大盘就走不动,最后总是先横盘再下跌,说明上方抛压重而生力军不足;


第二、以2015年6月12日股灾前最高作为基准点,这几次反弹最高的时候,中位个股跌幅都在50%以上,再次验证了大盘缺乏消化2015年天量套牢筹码的能力和动力;


第三、横盘三年的时间太长,消耗了大量的人气和资金,中国股市和西方成熟股市最大的区别在于中长线资金占比不多,一旦这些中短线资金发现无利可图,就会撤退,所以当走了较大的涨幅后形成滞涨,一旦时间久长,反而不宜乐观,这种走势对于西方股市是最健康的,但对于中国股市则是毒药,所以拖得这么久,放量如此大,我反而有隐忧;


一言以蔽之,中国股市在上涨阶段不应拉锯战和持久战,而是歼灭战、闪电战,这个观点是基于中国股市的国情和现状得出,除非中国股市变成基金市、成熟市,但我以为这一天还很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