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其实都喜欢自己做主,不喜欢被别人左右,经常有人说别人固执、刚愎自用,其实你未必比你看不惯的人心态更开放,当然做任何事情也需要坚持,不能遇到一点点挫折就放弃,但又不能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如何在坚持和改变中选择,这可是考验投资者功力的一件事,投资高手其实都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比如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波及到香港,政府毅然救市,那些国际炒家发现对手实力陡然增强,在遭受重大损失的前提下立即放弃,这种魄力的确值得我们这些在2015年股灾中犹豫不决、瞻前顾后的中小投资者学习,如果有这种勇气,何至于被深度套牢六年有余?


投资多年,我感觉最难的就是对大趋势的感知以及如何将大趋势的感知和当下盘口有机结合,最终落实到行动中,人对大趋势的感知不可能每次都正确,而且也不可能抓住所有的大趋势,只要把自己擅长、看得懂的大趋势抓住,并且控制风险就善莫大焉,2009年、2010年很多人死报弱势反弹的定势就是不肯改,2015年股灾发生后就是不肯减磅,蛮横地认为大盘还会卷土重来,能否知错就改是投资者大格局的体现。


投资市场大趋势实在太多太多了,就拿股市为例,这二、三年,贵州茅台、五粮液和恒瑞医药等老绩优股一涨再涨,令人惊诧,宁德时代、南大光电、卓胜微和明微电子等新生代让人感叹,这一年部分重组股如*ST融捷、*ST江特、*ST联络和*ST赫美牛的让人看不懂(大部分都已经摘帽子),但我深知这些都不是我的菜,在我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根,即没有对这类股票进行综合性研判,对风险和机会的把控没有数,我做这些股票就是投机,纯粹就是赌买了以后就涨,一旦走势不对,就死扛亦或是习惯性反复追涨杀跌,反正做成大单子、好单子的概率极低,大概率就是输钱。


还是回到股市,应该说2015股灾发生到2018年秋天这三年多时间,我对股市的认知比较单纯,就是一个字---空,二个字---不玩,但2018年岁末在股市暴跌后,我也陷入数次长考,即彼时大盘业已调整三年多,中位个股跌幅70%,理应有行情,但是否是牛市?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轻仓做,不指望牛市,这个决定直到今天我也不能肯定正确与否,我曾经多次有过如果演化成牛市那就算了的想法,在三年没有真正大行情而仅仅是深圳指数行情的时候,我认为即便现在演化成牛市,也不后悔,毕竟也快三年了,其实去年秋天我就下定决心不玩了,因为感觉走出牛市的概率越来越小。


股灾发生后的二年多时间,我反正是甲鱼吃秤砣--铁了心不玩,2018年元月底开始暴跌,秋天虽然跌到很惨淡,但内心还是认为走不出牛市,机会不大,当然从那时起,如果真正购买中小创中的少部分股票岂不赚钱?但这是典型的事后诸葛亮思维,别忘了股灾后热衷于中小创的投资者是输得最惨的群体之一,即便在指数暴涨的今天,绝大多数股票距离解套还差的很远,如果不信请把这类股票总体对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