歉年“放”丰年“藏” 上市险企“财技”面纱揭开2015年是国内保险行业保费、利润辉煌之年,作为占据半壁江山的四家上市保险公司理应鹤立鸡群、一骑绝尘。但实际情况却是,除中国太保的净利增幅与行业基本保持同步之外,其余三家的数据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2015年是国内保险行业保费、利润辉煌之年,作为占据半壁江山的四家上市保险公司理应鹤立鸡群、一骑绝尘。但实际情况却是,除中国太保的净利增幅与行业基本保持同步之外,其余三家的数据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在感叹“意外”的同时,背后原因更值得深究与推敲。四家上市保险公司出人意料的净利增幅,一方面与各家的往年基数、调整转型不无关系,但另一方面还有隐遁于数百页财报中不为外人道的“财技”所致——趁年景佳时大幅提取保险合同准备金支出,好为未来歉年时留足空间,以避免利润增幅的大起大落。

  其实,“保险合同准备金”还只是上市险企调节利润的工具之一。上海证券报调查获悉,“投资资产划分”的巨大弹性,特殊的“再保”策略,这些都是备受保险公司青睐的平滑利润战术。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合规的前提下进行的。相比其他金融企业,保险公司的业绩之所以有如此灵活的调节空间,主要与其复杂的利润结构和相关会计处理规定存在密不可分的联系。“越复杂、可能意味着越灵活。”一位保险业财务人士一语中的。

  严苛提取“保险合同准备金”

  在被视为保险行业史上盈利最好的2015年,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太保新华保险分别实现净利润346.99 亿元、542.03亿元、177.28亿元、86.01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7.7%、38%、60.4%、34.3%。

  按此前的公开数据,2015年整个保险行业净利润同比增幅超过七成。那么,作为四巨头的上市险企,缘何会跑输行业平均水平?

  在多位受访的保险公司财务人士看来,除同比基数、转型调整等客观因素外,与各家在提取“保险合同准备金”尺度上的拿捏,有着相当微妙的关系。保险合同准备金提取的多少,取决于险企对精算假设数据的变更调整,比如未来发病率、退保率是增加还是减少,现金流支出预估等。